精彩小说尽在作文网!手机版

作文网 > 玄幻 > 千秋长岁

>

千秋长岁

千秋月凉作者 著

玄幻完结

作文网提供《千秋长岁》最新章节的搜索,页面干净清爽,更新超级快,阅读舒服,希望大家喜欢。

来源:追书云   主角:   0万字更新:2022-12-09 03:00:59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千秋长岁》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文网转载收集千秋长岁最新章节。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千秋长岁》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分享网址:

作者最新作品: 千秋长岁

《千秋长岁》内容节选

/“站住!你这姑娘,撞碎了我那么多酒缸还想跑!”千祈在人群里窜的飞快,边喘气边回头冲那老板大喊:“诶呀,你别追我啦!真不是我干的!”“老子亲眼看见了!就是你,快站住!”二人在繁杂的人群

千秋长岁全文免费阅读_千秋长岁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

“站住!你这姑娘,撞碎了我那么多酒缸还想跑!”

千祈在人群里窜的飞快,边喘气边回头冲那老板大喊:“诶呀,你别追我啦!真不是我干的!”

“老子亲眼看见了!就是你,快站住!”

二人在繁杂的人群里吵吵嚷嚷,窜来窜去。许是今夜景苏城过于喧闹,他们的声音也被人群的嘈杂声淹没,少有人注意到。

今日正值上元节,宸王在景苏城大设灯会,举民齐欢。城中江火相映,万民提灯出游。街上宝马雕车,花市灯如昼。江南一带本就富庶繁华,今夜便更是辉煌万分,一片盛世之景。

千祈趁着人多拥杂,几个疾冲便把那饭馆老板甩在身后。她往身后看了看,估摸一下那老板的距离,脚步慢下来,寻思着找个空子先溜进去藏起来。

谁知道抬头一看,自己竟然无意识间跑到了江边!

人算不如天算。

此处江上未设桥,要到对面须得渡船。江面上浮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水光相映,晃的人有些许眼花。千祈目光四下搜寻着,发现江边停泊着一艘精雅的客舟,乌漆着檀木,竹窗半镂空。看那船夫的姿势,应当是正要启程过江。

她回头一看,发现身后的老板已经张牙舞爪地跑了过来,当下眼一闭,心一横,在那船夫解开船索的一瞬间,直接风一般窜进了舱内。

算了,尴尬就尴尬吧,看这客舟的样式,里面应当是位文雅之士,总比被一个饭馆老板满大街追着跑强。

那饭馆老板呼哧呼哧追到江边,眼睁睁地看这她钻入舱中,客舟离岸,不由得惊恐大喊道:“姑娘,你疯了!那可是宸王殿下的御舟!”

/

千祈在舱内小心翼翼地挑起纱帘,小猫似的探出头,看这岸上那老板又急又跳,无可奈何的场景,不由得笑出了声。

终于摆脱了。她放下纱帘,松了一口气。

“姑娘是何人?”千祈身后冷不丁传来一句话,温温凉凉的,吓得她颤了一颤。

她转身,看清了眼前立着的男子。

这人墨发玉冠,面容清俊,身姿颀长,透着一股松柏般的清冽之气。只是他身披雪色大氅,唇色清淡,仿佛大病初愈,虚弱的很。

千祈打量着他身上精润的玉冠和玉佩,估摸一下成色,心里想,这不仅是位文雅之士,还是位很有钱的文雅之士。

她自知自己理亏,又见他问的温和,便清了清嗓子,努力正经道:“小女子名叫千祈,”她顿了顿,眼里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光,却接着说,“那个,,我,,小女子跟那位饭馆老板有些误会,可他不听我解释,疯了一般就满大街追着我,吓人的很,我这才情急之下躲到这里,还望公子多多包涵,哈......”

沈长弈微微挑眉,听着她强作正经的语气,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嘴角牵起一丝弧度。

他刚刚在舱内便听到了动静,此刻透着朦朦胧胧的纱帘,看到那岸上的老板,心下便清楚了情况。他开口,声音温柔谦和:“既是如此,姑娘在对岸下船便可。一点小事,我自然不会刻意刁难。只是到时还希望你们二人能说清楚,解除误会才是要紧的。”

千祈咧开嘴笑了起来:“公子真是个好人,那便谢过公子啦。”

她目光纯澈,笑得烂漫,很容易让人想到枝头润嫩的豆蔻,山间叮咚的清泉,透着一股少女独有的纯真。额间的朱砂也在一剪灯火映衬下,如九天星辰般耀眼。她虽然不是十分明艳的长相,却透着难得的伶俏灵动,这样笑起来,竟也平添了几分动人,满室盈春。

沈长弈迎上她清澈的目光,睫羽有那么一瞬的微颤。他颔首,敛眉轻声问道:“姑娘.....不认得我吗?”

“啊,,不认得啊,”千祈眨了眨明亮的眼睛,困惑道:“江湖浩渺,我与公子之前从未见过,怎会认得?话说,,公子叫什么啊?”

他顿了顿,目光闪烁,没有回答。

月光透过纱帘浅照在舱内,给地板铺上一层白霜。沈长弈轻拂纱帘,让月华肆意流淌。

他望着江面上迷离的灯火,温声说:“不必了。若是有缘,自会再相见。”

客舟在月光的笼罩下缓缓行至岸边。沈长弈先下了船,而后细腻又不失分寸地为千祈掀起纱帘。

二人立在灯火江边,瑟瑟夜风卷起他们的衣袍。千祈四下张望着,发现这儿倒是空旷而岑寂,周围只有零星几个人影,与江对岸的繁华仿佛是两个世界。

她收回目光,恭敬地行了个礼,灿然一笑道:“公子,就此别过了。”

沈长弈依旧只是温和地笑着,双眸里盛满了暖意:“嗯,姑娘路上小心。”

他站在月光下,目送女孩的背影渐行渐远,影子被光拉得越来越长。晚风瑟瑟,他目光中的柔和仿佛也渐渐被风吹散,变得冷淡而凉薄。

“殿下。”隐藏多时的暗卫在夜色中隐出,跪地而拜,“陆将军已经到了。”

“备车。”沈长弈吩咐道。

他的语气冷硬威严,不夹杂一丝感情,与方才温润如玉、谦和有礼的男子判若两人。

/

千祈回到云梦江对岸,不出所料,那饭馆老板已经在事先约定好的地方等她了。

她从荷包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他:“喏,答应你的,自然不会少。”

那老板借过银子,也不急着看成色,倒是不停地用袖子擦着额间的汗,惊吓的劲儿好像还没缓过来:“姑娘,你也忒大胆了些,要早知道你的目标是宸王殿下的船,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帮你演这出戏。”

千祈笑了笑,“没事,我命大,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么。”她顿了顿,补充道,“今晚的事,还请保密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我们暗中帮别人办事的,自然都懂这行的规矩,金子比不上名声嘛,姑娘放心好了。”老板答道。

告别了饭馆老板,千祈也不急着回去。今晚夜色大好,人间一片祥和安宁,得此良机,自然是要好好游览一番的。

她一路顺着江边闲步。月华如练凝轻霜,江水瑟瑟伴笙歌,一对对才子佳人说笑相携,街坊叫卖声不绝于耳。

如果不是背负使命在身,在人间这样生活几载,应当也是胜比神游仙境了。

“小主人,”千祈腰间的初玄沉默许久,终于开口说话了,“这宸王看起来如此温润谦和,倒是与传言无二。”

“是啊,据说他淡泊高洁,与世无争,只是......”,千祈敛眸,似有叹息,“如果他真的知道血灵石的下落和威力,不知他还会不会像如今般避世自持。”

血灵石是天界十大神器之一,主攻伐和疗愈,它既能大幅提高修为神力,把平常的军队打造成战无不胜的虎狼之师,也能助人疗愈内伤,甚至抵挡劫雷。

她的哥哥帝清是天界二殿下,千岁生辰即来,他这一生最大的劫雷也会随之而来。千祈此次下凡,就是为了找到血灵石,帮哥哥抵挡劫雷。

“不好说,”初玄答道,“人间千万年史载,不外乎金戈铁马帝王家。我在天地间旁观无数年,目睹了无数皇子夺权,父子相逼,兄弟反目。一代代王朝崛起而又覆灭,但人们对万人之巅那个位置的渴望,终古未绝。”

初玄是上古凤翎所化之灵。远古时代,神族凤凰一脉视自己心间翎最为珍贵,初玄的原形就是一片心间凤翎。凤翎在世间度过千万年的时光,汲取了天地山川、日月星辰之精华,感世间大道而生,竟幻化为灵。

后来,千祈偶然间找到了它,它便将她认作了主人。凡间的事,千祈懂的不多,但是初玄见多识广,有它在,千祈也慢慢明白了许多人情世故,世间珍奇。

千祈闻言,目光投向江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初玄,说来奇怪,他身为宸王,当今齐国四皇子,可方才下舟时,周围竟一个侍从也没有。”

初玄说道:“宸王一向不得宠,又生活清素,不喜人多,倒也说的通。”

“也许吧。当下,还是要慢慢接近他,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去哪里。在凡间不能轻易使用法术,多少还是不方便的。”千祈轻声说道。

她默默看向江面。月光映澈,江面起了一层薄烟,飘絮迷濛,聚散离合,不知天上人间。

/

沈长弈行至城郊一处偏远的宅院,屏退了周围的侍从,几十名暗卫围绕着宅院,密切观察者四周的风吹草动。

“陆将军,久等了。”他走进院子,温言笑道。

陆瑾白将配剑取下来,却并没有行礼。他从怀中取出一封密信,递给沈长弈:“我想告诉你的,都在里面了。”

沈长弈的目光温柔如水,映照着漫天皎皎星光。他接了过来,修长的指尖细细摩挲着这封信,仿佛在掂量着自己的宿命。

陆瑾白见他沉默不语,自顾自地说道:“说来,你也好久没有来过陆府了,清月一直惦记着你呢。”

“我一向身体不好,舟车劳顿的,怕是吃不消。清月妹妹的心意,我心领了,改日有机会,一定登门拜访。”他浅笑着答道。

“也是,你这身体,是该好好调养了,”陆瑾白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忧,“接下来什么打算?”

沈长弈说道:“今夜上元,段丞邀我赴宴,自然是要去的。我的身体我自己明白,你不用担心。剩下的事,以后慢慢再说吧。”

他敛眸,在月光下独自挥衣而去。

不知何处吹来的夜风灌满了他的青色衣袍,墨发微微摇曳,透着一种几近孤凉的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