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作文网 > 动物笑话 > 祖师爷宠妻法则 > 第1751章 瘟神

祖师爷宠妻法则 第1751章 瘟神

作者:潇玉简 分类:动物笑话 更新时间:2021-03-25 16:08:29 来源:追书网

顾修缘道:“我当然也想让阿芙参加,可我实在担心,她控制不好力量。再者,你也知道,她那强大的力量,并非修炼而成,仿佛生来即有。”他顿了顿,似是很难开口,“是魔气。”

“你担心予人口实么?”

顾修缘算是默认了。阿芙是当今魔尊,统领魔道,此事实在不宜让民众知晓。毕竟长久以来,人类都受到魔修的摧残,早已谈虎色变。试问有哪个父母会将自己的儿女送入虎口中。

慕紫苏道:“可摧残人类的不仅是魔修,”她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还有我们。”

这些修士。

顾修缘也无可奈何的叹息,“希望宋大人和太后娘娘早日得偿所愿。”

“话说回来,阿芙到底是你哪里捡到的,这么恐怖的力量是从何而来。”

“我不知,我也四处查探,还拖了离恨天的左右护法帮忙寻找她的父母亲人。却没有任何音讯。我总觉着,拥有这样的力量对她而言,并非是一件好事。”

慕紫苏沉默了。

阿芙听到这里,泪水控制不住的涌出,她跑出长生宫一头扎进招瑶山的深林,漫无目的的一直向前跑着。

直到悬崖边,她才停了下来,她气喘吁吁的望向悬崖之下的深渊,呆了一会后,靠在大树旁抱着膝,将脸深深的埋在手臂里。

就连哭,她从来都是不出声的。

小时候被顾修缘捡回来,在长生宫长大,这里就是她的家。每次长生宫有危险,看到大师兄被欺负,她都自责不已,她想变得很强,来守护这里。

可如今……

——原来自己……从未被需要过,从未被当成真正的亲人。甚至,从未被爱过。

被最亲近的人嫌弃,甚至成为他们的累赘。或许长生宫会因她而背负骂名……

她颤抖着伸出手,忽然开始厌恶这与生俱来的力量,厌恶这样的自己!

她好像是被遗落在黑暗角落里,满身泥泞的傀儡娃娃,刻骨铭心的痛苦和悲伤向四周蔓延开来,她素白裙角边的青草,背靠的大树,仿佛瞬间被拉近了阴暗的沼泽里,枯萎,直到死亡。

她惊恐的看着周遭一切的变化,不知发生了什么,直到她用手触碰了一下小雏菊,看到盛开的雏菊瞬间凋零,那时她才意识到,她身上的力量不是恩赐,而是——诅咒。

她无措的摇着头,“不是我,不是我!紫苏姐姐没有不要我,大师兄没有……”

随着一阵‘咚’的巨响声,似乎打破了那股悲伤而黑暗的力量。

一个身影从树上摔了下来,刚好砸到阿芙身上。阿芙懵了半晌后迅速推开他,“你是谁!”

那个人在草丛里翻滚几下,然后不动了。他睡的很沉,这么结结实实的一摔,仍旧没能把那个瞌睡虫摔醒了。

阿芙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凭借着淡淡月光才看清那人。一身深蓝色布衫,高高束起的发髻上插着一根歪歪斜斜的木钗,脚上蹬着木屐。打呼声在安静的夜里格外清晰。长眉如柳,温良清秀。

这不是御七杀的哥哥,司命帝君吗!

阿芙正在犹豫要不要叫醒他时,那纤长而浓密的睫毛动了动,在星光里像蝶翅般。

“这是……哪里啊。”

他抬起头,睡眼惺忪的看向阿芙,“是仙女吗?”

话音未落,他的头又一歪,随后再次响起了细微的打呼声。

“你醒醒!你……你快醒醒!”

阿芙不想留他一个人在荒郊野外,可她刚想扶起他时,手突然停了下来。

——会不会像那些花草一样,被她碰到就会死掉。

无论阿芙如何喊他,他都雷打不动的睡着。

这时,阿芙用余光一瞥,惊讶的发现刚才那些枯萎的草,全都恢复了生机,花瓣甚至比之前还要鲜艳。

到底是为什么……

她不解的看向眼前这个男人。

好像就是因为他突然从树上掉下来,打断了她悲伤的情绪,那股力量才消失了。

可是司命帝君,也算长生宫的半个敌人吧?而且御七杀这么讨厌他……

可还是不能放他一个人在这里。

阿芙战战兢兢的屏住呼吸,伸手触碰司命。呆了半晌后,她还用食指去探他的鼻息,确认他没有因为自己的触碰而死掉时。才松了一口气。

心绪稳定后,她控制好力量召唤了三只妖兽,同它们一起连拖带拽的给死沉死沉的司命拖回了长生宫。

阿芙不知将他安置在哪,这么晚了也不好去打扰画笙,可是将敌人带回派中怎么说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吧,正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已经到了她自己的寝殿内,便只好让小妖兽给他扔到床上去。

然而,许是因为方才那股悲伤的力量激发了她隐藏在深处的某个东西,就在阿芙打算去找守一时,头便一阵眩晕,踉踉跄跄后退几步,倒在床边不省人事了。

翌日顾蓁蓁,汤圆和小颂的敲门声才将阿芙叫醒。

“阿芙姐姐!再不起床就赶不上武道大会的早市开张啦!”

“听说长安城的梨园戏班子全都来啦!”

阿芙迷迷糊糊醒了过来,看到身旁仍旧呼呼大睡的司命才想起来发生了什么。

她骤然一惊,若是被得知司命在她房间里会不会落下个通敌的罪名!

汤圆道:“阿芙姐姐是不是还没醒,可她从不睡懒觉。”

小颂:“蓁蓁姐,你去。”

“等等!”

三人听到里面传来阿芙细声细气的声音,觉得奇怪。

阿芙道:“我、我有些不舒服,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阿芙姐你怎么了!我去找大师兄来!”

“不用!”

三人对视了几下,顾蓁蓁恍然道:“阿芙姐姐是不是来月事了。那你先休息,我们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直到几人走远,阿芙才松了一口气。蓁蓁,汤圆,小颂,他们真好……可她忽然很怕,怕他们有一天,也会抛下自己……

她又转头看向霸占着自己床榻睡的还一脸享受的司命,总觉得是被他害惨了。她站起身,用力摇晃着他,力量之大床榻整个寝殿好像都震颤了起来。

“你醒醒!醒醒啊!”

司命慢吞吞的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阿芙看着他的背影呆住了。

——现在该怎么办?

这个瘟神什么时候醒来啊!

荣冠之战,场外后殿的一处角落里,卫明俊将一个沉甸甸的大布袋塞到顾蓁蓁手里,里面有几十样仙草灵丹。

“你这是要把神威门掏空了呀。”

“蓁蓁姐用得上就好,还有汤圆,顾小舅他们。”卫明俊换上了蓝白相间的圆领长袍,银冠束发,眉眼俊朗,洁净白玉一般的世家公子。

“哎哎,我大师兄对你那么凶你还想着他。”

“小舅他……待我极好。娘说,他只是舍不得你。”

说到这里,顾蓁蓁胸口发闷,“反正我早晚都要嫁的,他还没想开吗,真是的。那我替他谢谢你了。”顾蓁蓁四下望了望,“我得先回去了,免得被他发现。”

“好。”

“你怎么这个眼神看我。”她略带调戏的口吻,杏眼闪动着妩媚的光。

卫明俊每次看到她,眼睛都发直。被顾蓁蓁这么一说,耳根都红了,他慌忙撇开眼睛,诚实又羞涩的道:“蓁蓁姐,好看。”

顾蓁蓁踮起脚尖,蜻蜓点水一般吻上了他的脸颊,卫明俊的脸登时红得像桃子似的,登时手足无措,踉跄后退两步,心脏快要跳出来了,“蓁蓁姐……你……”

顾蓁蓁娇媚一笑,灵雀似的蹦蹦跳跳的跑开了,那么骄傲得意。

刚跑到长生宫休息的大殿里,迎面撞上了顾修缘,差点被顾修缘结实的胸膛给弹出去,顾修缘见她摇摇欲坠,伸手拽住了她胳膊。看到她春光拂面,小脸红扑扑的,他问道:“去哪儿了,到处找你都找不到。”

顾蓁蓁大眼睛滴溜溜的一转,“帮你打探军情去了嘛。”

“哦?”顾修缘看向她背在身后藏起来的布袋子,“不仅刺探军情,还顺手牵羊?”

其实方才那一幕,顾修缘在旁都看见了。卫明俊着实是个好孩子,每每见她,魂儿都被她勾走了,对她总是唯命是从。倒是有些可怜卫明俊了。

“哎呀,你找我做什么。”

“阿芙去哪了,怎么没见她。”

“她不舒服,女孩子家的事情大师兄不懂啦。”

“你每次月事疼得打滚不都是我医好。我有何不懂。你可有给她准备姜糖水。”

“……我忘了。哎呀阿芙姐姐那么厉害,一会儿就好了么。她说了她会来的。”

曾经最让顾修缘担心的是汤圆,现在则是蓁蓁和阿芙,他无奈道:“即是修士,也是凡胎肉身,种种之痛也是要挨的。罢了,回去后我去看看她。”

顾修缘环顾着四周乱糟糟的人影,皱眉道:“汤圆又去哪了。”

临近比赛,一个跑去约会一个不见了踪影。

小颂指着外面围了一圈叽叽喳喳的灵剑门女弟子,顾修缘看过去,只见汤圆傻了吧唧的戳在女弟子们中间,一个个妙龄少女满眼星光的围着那细皮嫩肉英气十足的少年,崇拜极了。

“哇,今天终于见到汤圆剑仙了,好帅。”

“敢问剑仙可许了婚配?”

汤圆:“啊,还没有。”

说时迟那时快,顾修缘一把薅着汤圆的脖领子给他拽出了人群。

这三个倒霉孩子真是一个赛着一个不让人省心。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