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作文网!手机版

作文网 > 古典架空 > 每晚都能梦到清冷表哥

>

每晚都能梦到清冷表哥

汪汪碎大冰作者 著

古典架空完结

作文网提供《每晚都能梦到清冷表哥》最新章节的搜索,页面干净清爽,更新超级快,阅读舒服,希望大家喜欢。

来源:追书云   主角:   0万字更新:2023-01-16 18:31:38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每晚都能梦到清冷表哥》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文网转载收集每晚都能梦到清冷表哥最新章节。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每晚都能梦到清冷表哥》还不错的话不要忘记分享哦!分享网址:

作者最新作品: 每晚都能梦到清冷表哥 每天在修罗场反复跳横

《每晚都能梦到清冷表哥》内容节选

永安十年,京城大学府。学堂内,几扇窗牖微开,泄了丝微光进来,慢慢跳将到趴俯在桌案上的少女脸上。如嫩玉般的面容染上些许粉色,长睫颤颤,掀开时露出一双泛着水雾的眸子。谢知鸢迷迷瞪瞪地醒来,眨巴

每晚都能梦到清冷表哥全文免费阅读_每晚都能梦到清冷表哥全文阅读免费试读

永安十年,京城大学府。

学堂内,几扇窗牖微开,泄了丝微光进来,慢慢跳将到趴俯在桌案上的少女脸上。

如嫩玉般的面容染上些许粉色,长睫颤颤,掀开时露出一双泛着水雾的眸子。

谢知鸢迷迷瞪瞪地醒来,眨巴了下眼。

周遭空无一人。

齐整的紫檀桌案摆着净笔的小玉壶,台上的纹豆形嵌铜琉璃香炉,袅袅吹着细烟。

她呆愣片刻,指尖无意识揪住垫在胳膊下的经纶,片刻后薄红自耳尖蔓延至脖子。

怎么办。

她明明只是打了个小盹呀......

近日来她一直做着同一个梦,梦中画面宛如亲历,只是......其中污秽令她不堪其扰。

她闭眼,想要甩去脑中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

“知鸢?”雕窗自外被拉开,天光乍然破开屋内昏暗,露出窗外粉白棠花与少女的娇颜。

谢知鸢侧眸望去,耳边的天青色玉坠微摇曳出漂亮的光泽。

窗外的少女对上她略显茫然的视线时,笑着催促道,

“都什么时辰啦,怎的还在睡,快与我出来玩!听说那些有名的公子哥们将在草场踢蹴鞠呢!”

另一个少女将她从窗边挤了下去,也凑过头来,玉雪可爱的面上满是促狭,“快出来罢!领头的是明霏她哥与三皇子,咱们给陆世子叫好去!”

谢知鸢听到那人名字登时一激灵,梦中场景复映于眼前,她犹豫了片刻,又不想打搅了她们的好心情,只低低应了声“这便来”。

她声音极细又极软,轻轻的应和也透着嫩嫩的甜。

谢知鸢起身将粉白襦裙上的褶子压平,把额前青丝别到耳后,这才推门朝外走去。

大衍并未设过多男女大防,女子地位虽仍要低些,可自出了几任女帝之后,历朝历代男女皆可为官。

这京城大学府更是由当今圣上扶持,奉行“有教无类”,男女一道读书。能入学者无非家世显赫抑或才华横溢两种。

门外春光正盛,微风拂带发梢,两名妙龄少女在晨光下裙袂微扬,见她出来,带着她朝草场行去。

“听说这回崔顺那帮人还设了什么赌局,”赶在前边的赵真真回头,透着点婴儿肥的脸上满是犹豫,“就是不知投给谁才好。”

陆明霏揽着谢知鸢的胳膊,闻言轻嗤一声,“那必定得全都压给我哥,这还需想吗?”

她的嫡亲哥哥是镇国公府世子陆明钦,如今便是他带头与人在草场比试蹴鞠。

陆明钦。

心尖缓缓碾过这人的名字,谢知鸢手指揪紧了襦裙,留下浅浅的印子。

大学府占地极广,回廊错落,飞檐重脊,因着设了射御科,还有着不小的草场。

她们到时,草场外围已挤满人,锦衣华服的少爷小姐们头顶彩棚,坐在木椅子上,瞧过去乌泱泱一片,嬉闹声更显盎然。

正聊着天,少女们已来到一处角落,那摆着一张木檀小几,还有几只木凳,头顶郁木葱葱,从这望去,整片场地竟一目了然。

坐下来的谢知鸢才压了压裙角,眼角却瞥见了不远处坐于织银长棚下的几个少女。

“陆小姐身边的是哪家的小姐呀,生得真好看。”问话的是个因父调动回京,刚转到大学府的姑娘。

身旁众人随着她的视线望去,目光所及之处,粉裳少女微掀起长睫,露出一双被水浸过的眸子。

“她啊,叫谢知鸢,不过是个商户之女,”旁边有人接话,“她母亲未出阁时是陆府的庶女,也算陆小姐半个表妹了......”

镇国公府陆氏,是大衍的开国勋贵,百年来屹立不倒,颇受皇帝宠信,自是显赫。

“生得美又如何,商户就是商户,上不得台面,”另一位锦衣少女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末了又捂捂嘴,“听说啊,不少高门公子上赶着去他们家,不过都是要她做妾。”

姑娘们相视,皆笑作一团。

“哦~”问话的那姑娘了然点头,再看向谢知鸢时,目光便带上几分轻视。

大学府虽接纳寒门商户,但也是个名利场,人人眼中自带杆秤。

平日里各自抱团罢了,如今混入一个与显贵关系匪浅的谢知鸢,这处境难免有些不尴不尬。

“阿鸢,”赵真真从衣袖中扯出条帕子来,抬首便见谢知鸢远远望着彩棚的另一头,视线不禁跟着追了过去,“这是在瞧些什么?”

谢知鸢清浅地收回目光,她抿唇一笑,嘴角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没事没事,赏春景啦。”

赵真真听此疑惑四望,手中的帕子被扇的飞快,想不明白这光秃秃的草场有何可赏之处。

“快也给我扇一点,”陆明霏凑过来,她甩甩雪青色衫衣,“如今转热,春衫怕是不够了。”

谢知鸢瞧见她满脸生无可恋,不免笑了笑,只思及方才少女们望向自己的讥讽神色,她稍垂长睫,掩住眸中失落。

若是被她们知晓,自己还妄想染指表哥,那目光怕是要将她吃了去。

蓦地,泱泱人头处传来喧闹声,谢知鸢思绪收拢,她抬头朝草场望去,却见一道挺拔的身影利落地自马上翻下,踏入场中。

那人着一身明黄色蹴鞠服,袖口被挽上去,露出一截精壮的手臂,本该是稍显俗气的颜色,在他身上却更显浑然天成的张扬。

明明腰背挺得笔直如松,可他那周身散发的慵懒散漫气息,倒叫人觉得矛盾却自然。

“那位是?”那位刚入京的姑娘用手撑开帕子,掩嘴又问。

一旁的贵女好笑地看了眼她,“感情是净挑着好看的问了?”言罢,她轻轻摆了摆团扇,面上带了几分矜然,“这是三皇子宋誉景,当今太子的嫡亲弟弟。”

“三皇子为人虽肆意了些,课业考核却样样显眼,若非皇嗣不能参与评比,怕也是可以与陆公子争争那‘第一公子’的。”

另一个少女抢着补充,可此话一出,倒有不少小姐冲她瞪来,甚至连边上金丝彩棚内的安和郡主都朝这边露了一侧娇颜。

“三皇子天潢贵胄,吾等不便评论,可陆世子才华横溢,超凡脱俗,这‘第一公子’的名号,是万不可能被夺的。”

那边贵女们犹在议论纷纷,这边谢知鸢在望见那道明黄时,却不由自主忆及三月前的那段经历。

想到那锐利的眸光与压迫的气息,眼睫微颤。

“真骚包,”陆明霏转眼又瞧不少贵女们扎堆守在草场边缘惊叫,狠狠地撇嘴,“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因着三皇子老是要与陆氏兄妹作对,导致她看见那人便烦。

她手中从赵真真那抢过的帕子扇得飞快,呼啦啦的风吹过发丝。

赵真真弯腰从小几上抓了把瓜子,她歪头想了想,公正道,“别的先不提,三皇子这次御科还拿了第一呢,往日不都是你哥拿头名的吗。”

入大学府的四年里,陆明钦样样考核俱为头名,可上回却被宋誉景压了一头,着实让人讶异。

不等陆明霏回话,谢知鸢先急了,朝着赵真真微倾身子道,“这回是因着表哥他生病了,”

她神色认真,字字都似乎在饴糖里翻过一遍,含在柔软的舌里,软糯清甜,

“不然的话,这头名一定会是表哥的。”

话音刚落,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兀地自身后几步之处的林荫道上响起,

“明钦啊,未曾想你这小表妹竟如此信任你呢。”

谢知鸢吓得朝身后望去。

不远处走来两名身姿高挺的少年,谢知鸢的目光却不自觉放在其中一人身上。

不远处走来两名身姿高挺的少年,谢知鸢的目光却不自觉放在其中一人身上。

那人明明着一身玄色束袖蹴鞠服,隐隐勾勒出极富力量感的轮廓,额上系着同色银边缎带,却未掩半分清贵。

此刻那双淡漠眼眸望过来,如空如雾如云般,分辨不出是什么情绪,却又压着沉沉气势。

谢知鸢从没见过表哥这副装扮,一下子看得有些忘了掩饰目光。

反应过来时,她又如往常般怯怯低下头,未曾看见那人眼中距离感稍退,嫩白小手无意识揪着裙角,小声唤了声“表哥”。

陆明霏也喊了声“哥”。

周边的贵女们都不自觉将目光投向这边,暗自欣赏着“第一公子”的风姿。

陆明钦走过来,他身量极高,肩膀宽阔,日光投下的影子将谢知鸢牢牢罩住。

“此处看的可还清楚?”

他声音是如人般的冰冷低沉,可压在喉间的,却是磁性。

谢知鸢点点头,却不敢再抬眸。

她虽本也爱慕表哥,但这种爱慕是日日放在心头的珍之又重,是窗前不染尘世的一点月光,是以做了那样轻浮的梦后,她便不知要以何姿态面对他了。

一旁的陆明霏在陆明钦面前倒是十分恭谨,全然不似平日里张扬,说话也紧张得结巴起来,

“哥,额,那个,我们投了不少银子......”

谢知鸢揪着裙角也跟着点点头,乱成麻的心绪中竟还能抽出一丝来担忧自己的银子,她可将自己所有的家当压进去了。

恍惚间,头顶传来那人的淡淡的声音,

“不会输。”

似乎输赢都掌握在其手中,又似乎并不在意这点小事,但奇异地不叫人觉得狂妄,反而理所应当。

谢知鸢没忍住抬眸望了眼陆明钦,却也正好撞着了他凝视过来的目光。

陆明霏觑了眼陆明钦的神色,“那便好,咱给宋誉景点颜色瞧瞧。”

明明应当是极嚣张的话,却在陆明钦的目光下越来越小声。

陆明钦瞥她一眼,眸色波澜不兴,并未作答,边慢条斯理地系紧了腕上的带子,边朝着场上去了。

跟在他身后的沈霖经过她们时,咧着嘴朝陆明霏笑笑,俊逸的脸上带着些少年气,“放心吧小霏儿,这次必定赢。”

陆明霏朝他背影啐了一口。

场上两方人马到齐,场下不少女孩们坐不住了,纷纷站起来朝场中看去,碎碎谈论起局势来。

“虽然三皇子厉害,但我觉得陆世子应当更胜一筹。”

“你们可知这蹴鞠赛是何来的?”

“怎的呢?”

“听说是崔顺公子因着三皇子御科夺了第一,在沈霖公子面前挑衅陆世子。”

“哇,那可有好戏看了。”

场外众人议论纷纷,场上,陆明钦朝三皇子俯身行礼,却被对方虚扶了一把。

宋誉景挑眉一笑,“表哥不必多礼,赛场上也无需讲究身份。”

陆明钦母亲与皇后是一母同胞的姐妹,是以被三皇子叫一声表哥。

陆明钦面色未变,只垂眸应是。

赛事开始的锣鼓很快便被敲响。

谢知鸢紧张得捏紧手中的帕子,场中少年们的身姿矫健,显出平日里未曾有过的活力来。

她的目光牢牢锁在陆明钦身上,又发现赛场上的表哥与平日大为不同。

原本摸不着情绪的眸带了些锐利的攻击性,但神色交错间的随意,又显出像是对结局不甚在意的漠然。

动作凌厉充满掠夺感,截住球的长腿极有力。

精准传递间在众人阻拦中来去自如,转身翻越之际无比潇洒写意。

这叫她想起梦中他那精壮的胸膛、块垒分明的腹......

她紧闭了眸,她怎么能,怎么能总是想起那些画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小说排行

人气榜